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同雪网 SkiChinese.com 北美滑雪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Login

免注册即享有会员功能

搜索
查看: 1672|回复: 8

劍道與滑雪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6-4 07:24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以前說過,不是跟滑雪有關的事情我不會在這“滑雪”論壇上說的,劍道與滑雪真有關係嗎?見仁見智,下面是我的“以雪會友” 的故事,很有意思。這故事還是得從我們騎腳踏車長途旅行開始。我長話短說。

我的功夫是從大學上自衛術課開始,一點點空手道,多一點跆拳道,到我們騎車長征的時候也練了有七八年了,能踢能打,自比李小龍。而我的夫人大概是台北第一個跆拳道女生升黑帶、兩段,改練福建白鶴拳。於是就憑這點功夫,我們是“初生之犢不畏虎” ,開始闖我們的江湖。在旅途上几次被一群惡狗攻擊、追著咬,我們的手腳不管用才使我認識我需要一個武器,至少可以用來打狗。又因在加州長堤大學唸書時在他們的劍道俱樂部打過劍道,我就選了木劍作我的私人武器,自己練習,也幾乎劍不離身,年青氣盛,又自認為劍士高手一個(現在看來當時自以為厲害的看法才真是“少不更事” )。





我的劍道指導老師/mentor是個很典型的日本/東方女生,長的姣小靈龍,很秀氣,日本劍道連盟三段;新婚,正陪著她的先生在Dartmouth College修碩士;她當時正在給我一個姊姊補習日文,提及找地方練習劍道,我老姊就把她介紹給我。雖說她是劍道三段,我知道很厲害,但是我還是以為自己也不差,巴不得。我們第一次練習時,她把我打的手忙腳亂的到處跑,但是我還是有藉口/不給分(劍道得分是榮譽制度,對方給的),然後,一招我攻擊打她的頭,她擋掉反手切我的肚子,而我是一點防禦都沒有—死—她的一劍把我的美夢打破,我不是什麼第一把劍士。結果是我們一起練習了約六個月,她教劍道,我交換教她打太極。





冬天來到就講到滑雪。她先生很會滑,滑雪時早就跑掉了,但是她只在日本小雪場滑過三次,還沒有從山頂滑到底過。那時是雪季才開始,雪況並不很好,而我們去的地方還是Vermont一個有名的滑雪場(忘了名字),但是他們只有一條從山頂到底的綠線開放。她是不太願意上去,結果被我慫恿的上去了。一開始,她是很掙扎還摔,那山勢雪況是超過她當時的技術能力。我就給她了一個提示,叫她左轉的時候作劍道打頭,右轉時打肚子。劍道打頭右腳用力,打肚子左腳用力,而滑雪右腳用力作左轉,左腳用力右轉。倒底是劍道三段,她就真的一步打頭一步打肚子不停的滑下山。一天學會滑雪,玩的很高興,而我們成為好朋友。十几年後,她一家還來太浩湖訪問我們。她已經是兩個小孩的媽了;我教她小孩滑雪,她和她先生學單板;他們都學的不錯(都可以滑下那雪場bunny hills),而她先生一天學會單板S-turns,我是很高興看到他們一家能一起滑雪還玩的快樂。那就是我的“以雪會友” 的故事。
发表于 2018-6-4 15:47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有意思阿
发表于 2018-6-4 23:24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高手啊,佩服佩服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5 08:57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另外一個練劍道而受益的人是我老婆,她滑雪突破不過三年前,因為2015年夏天我們幾乎每天練練三個月的劍道,她也就每天打打了三個月的“五百刀” ,因而悟出主副腳的意義,和重心的關係,因而能自然、有效的換腳,她的滑雪就變活了。




发表于 2018-6-5 11:34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"在旅途上几次被一群惡狗攻擊、追著咬...."   这是真事吗?在哪里?
有运动基础的人学滑雪会比普通人快一些。
很喜欢你们的生活方式, 希望有机会当面向你们请教。 我记得你提过你们现在住在Reno?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6 07:26:09 | 显示全部楼层
luvski 发表于 2018-6-5 11:34
"在旅途上几次被一群惡狗攻擊、追著咬...."   这是真事吗?在哪里?
有运动基础的人学滑雪会比普通人快一些 ...

三次,一次在北加州,兩次在加拿大。第一次是在北加州一個小鎮外,我在前,我老婆在後,兩隻狗從路邊一個果園農家衝出來到路邊,停,等我們經過就跟著追、叫,我老婆拿著一個防狗的噴霧劑噴回頭它們,沒噴著,反而擊怒最近的那隻大狗,一口咬在挂在她腳踏車旁邊的旅行袋不放,被拖了二、三十呎才放口。第二次在BC一個偏僻的地方公園,我向一個員工問路,事後他縱狗追我,(開玩笑?不懂,他還穿著制服),沒有精神去想它,是下坡,我就加快速度騎走了。第三次是在一個偏遠的山路上,上坡,老遠一家ranch house,至少有一哩多的距離,我看到几隻狗又叫又跑的向著公路這邊跑。我想太遠了它們不會跑過來吧?沒這回事。一般這種ranges“看家狗” 會在路邊停一下,因為那是它們習慣性的一個界限,這几隻狗沒有,它們是過了公路,直接衝著我來,我一邊騎腳踏車一邊踢它們,它們躲開回頭又咬,我們這樣鬥了大概有五十呎吧,我開始走下坡它們才放棄。

我現在住在South Lake Tahoe,離Heavenly滑雪場十分鍾。Vail買了Whistler,所以Whistler的季票可以在Heavenly滑几天。Heavenly是很好玩的一個滑雪場,值得滑好幾次。有人要來Heavenly滑雪的話,我奉陪。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6-9 09:31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太極滑雪 于 2018-6-10 07:41 编辑
太極滑雪 发表于 2018-6-5 08:57
另外一個練劍道而受益的人是我老婆,她滑雪突破不過三年前,因為2015年夏天我們幾乎每天練練三個月的劍道, ...


根據前面兩個例子,我們可以導出一個結論:想作高段的滑雪,光是在縱向(滑雪的技術)發展是不夠的,我們還需要橫向(体力、呼吸、膽量等等)的支持,而劍道那三項都練,所以是很好的補助(cross-train)。不過,練劍道本身就是一個深奧的一個修練,一般人是不需要練的那麼辛苦,光跑步也可以。但是,高手出高招,年青人應該“更上層樓,更上層樓” 。

发表于 2018-6-13 21:10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太極滑雪 发表于 2018-6-6 08:26
三次,一次在北加州,兩次在加拿大。第一次是在北加州一個小鎮外,我在前,我老婆在後,兩隻狗從路邊一個 ...

谢谢, 去Heavenly的话一定去找你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2-6 09:22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
The end of an era

本帖最后由 太極滑雪 于 2018-12-6 09:48 编辑

In memory of Sensei Yoshinari Miyata.

We have stopped practicing Kendo a couple years ago, to protect our “old” heads from concussion.



I got exposed to Kendo in my college Kendo club, and as a martial artist (not a fighter, nor a warrior), I have chosen a bokken/木劍 as my personal weapon (to fend off wild dogs on our long bicycle journey), and practiced mock sword fighting whenever I can.

As I practiced on my own, I do not belong to any Kendo clubs, and have no rank. By chance, when my wife practiced with Berkeley Kendo Club, I had an opportunity to partake a practice at Sensei (8 Dan Hanshi) Miyata’s Alameda dojo and received Sensei Miyata’s personal teaching, which I am forever grateful.

Now as my Kendo journey comes to an end, these video clips would be too precious to sit in my closet, so I put them on YouTube for all you Kendo enthusiasts to share, enjoy.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SkiChinese  

GMT-5, 2020-12-1 12:47 , Processed in 0.051039 second(s), 12 queries , Apc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